<tt id="2cyam"><option id="2cyam"></option></tt>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科學與藝術從未成為陌路——由袁隆平院士的照片引發的思考

發布日期:2021年05月27日 10:39 點擊次數:

5月22日,“雜交水稻之父”、“共和國勛章”獲得者袁隆平院士去世。這些天來,全國上下為之悲痛。今天,在無限的緬懷中,幾張袁隆平院士拉小提琴的照片再次引發了我的思考。

古今中外,無數偉大科學家都與音樂、與藝術有著不解之緣。18世紀大數學家拉格朗日在意大利聆聽圣樂時,萌發了求積分極值的變分法念頭;德國物理學家海森堡,由于受音樂理論中泛音振動的頻率是基音振動的整倍數的啟發,做出了原子躍遷的基頻與次頻的實驗;英國化學家紐蘭茲受音階的啟示而發現了原子遞增的規律從而創造了“八音律”表。至于20世紀兩位物理學巨擘——“相對論”的開創者愛因斯坦和“量子論”的開創者普朗克的小提琴與鋼琴二重奏也為科學界的美談。我國數學家華羅庚,地質學家李四光,力學家錢學森、錢偉長,諾貝爾科學獎項獲得者屠呦呦等也都和音樂有著密切的聯系。他們熱愛音樂、熱愛藝術,藝術也深深地影響的著他們的科研創舉。

科學的思維是大膽想象和嚴謹求證,音樂恰恰能夠激發人潛在的想象力,這也許就是不少偉大的科學家們賞樂愛樂的原因吧!愛因斯坦曾說:“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正是音樂賦予我無邊的想象力?!?/p>

從2012年開始,我就組織藝術學院學生為泰山學堂開設聲樂、吉他、二胡等興趣課程,并擔任部分課程的任課老師,一直持續到2017年出國留學前夕。我發現,這些學霸們特別善于從科學的角度審視音樂。我記得,有一次講到合唱不能用顫音時,一位物理專業的同學就給同學們畫了一副合唱團的聲波震動圖和一副聲波震動的橫切面圖,更直觀地向同學們展示了合唱為什么只能用直聲,不能用顫音。那時候,我喜歡給他們播放音樂并引導他們想象,他們也總能沉浸在音樂之中。從那時起,我便對藝術與科學、藝術與育人的關系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藝術能夠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培養良好的道德情操;能夠讓人格更健全,精神世界更豐富,更能夠激發創新創造潛能,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科學與藝術就像是一枚硬幣的正面和反面,它們是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如今,黨中央對美育工作空前重視,美育工作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學校美育要面向未來的科學家、文學家、社會學家……更要面向未來更多普通的、新時代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幫助他們提升審美素養和能力,引導他們感悟生活、熱愛生活、享受生活,讓他們生活得更幸福,工作得更快樂、更高效。對于美育的發展和改革,我們既要有“改天換地”的勇氣和決心去發展,又要結合實際、量體裁衣,以腳踏實地的作風去改革和創新。作為一線美育工作者,我們要不斷提升自身的美育意識和工作能力,以更高的站位思考本職工作,以更廣闊的視野和更強烈的責任感投入到美育教學與實踐當中。

美育是一棵大樹,這棵樹以藝術學院為根基,帶著豐富的營養向各校區、各學科、向社會各界不斷生長、蔓延,它生機勃勃,又從容不迫。我愿為這棵大樹守護、澆灌,為培養更多具有創造性的杰出人才、培養更多現代化的新時代社會主義建設者貢獻薄力。


【供稿單位:藝術學院    作者:孔南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朱煒明 謝婷婷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議使用IE8.0以上瀏覽器和1366*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茗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