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2cyam"><option id="2cyam"></option></tt>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學生

僅以此篇懷念袁隆平爺爺

張子晗

發布日期:2021年05月22日 08:43 點擊次數:

小孩騎著木馬搖搖晃晃,攥著筷子在白色的瓷碗上敲敲打打,白白胖胖的米粒被筷子從碗里甩出來,蹦到灰黑的水泥地面上白花花的一片。對面的姥姥指著小孩碗里還剩一小口的米粥問:“好孩子,姥姥說什么來著,誰知盤中餐?”

“粒粒皆辛苦!”小孩馬上應和著,抱起瓷碗一口悶下,夸張地抬起袖子抹了一把嘴,等待表揚。姥姥接過小孩干凈油光的瓷碗放進洗碗盆里,朝地上白花花的一片努了努嘴,說:“碗里的米沒浪費,你撥到地上米呢?”

小孩委屈巴巴地說:“姥姥,地上的米不能吃了?!?/p>

“孩子,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飯應該有吃飯的樣子,粒粒皆辛苦啊?!?/p>

再長大一些,小孩拿著語文課本,指著《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跟媽媽說:“媽媽,我聽同學說,去奶奶家找那種水稻,混在一起煮,我們就有雜交水稻吃啦!”

媽媽噗嗤笑了:“咱們家大米應該都是雜交的成果。要不是袁爺爺你可吃不著那么多白花花的大米?!?/p>

“我也要像袁爺爺一樣,但我要種雜交面包、雜交雪糕、雜交辣條……這樣你不給我零花錢我也能吃了!”

進入青春期,小孩開始注意自己的身材,碗里的飯吃一半剩一半。有一天姥姥去家里吃飯,小孩習慣性把剩下一口的米粥留在了碗里。姥姥的眉頭皺起來,“孩子,誰知盤中餐?”

小孩愣了一下,剛要起來的身子被這五個字重新壓回了板凳上?!?..... 粒粒皆辛苦?!毙『⒛似鹜?,將剩下的米粥咽入腹中。

“可以少吃,但不能浪費。你們這么大的孩子,不知溫飽來之不易啊?!?/p>

小孩是我,記憶中的這三個碎片深深地扎在腦海里,組成了無比堅韌的鐵三角,牢牢地框著那句深入骨髓的“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p>

依稀記得《讀者》上袁隆平老爺爺發表過的一篇紀念母親的文章,文章的末尾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稻子熟了,媽媽,您能聞到嗎?安江可好,那里的田埂是不是還留著熟悉的歡笑?”全天下的人都聞到了,稻子熟了,安江很好,不只是安江,整個中國都很好,中華土地的稻田里一直洋溢著熟悉的歡笑。

袁爺爺,您放心在天堂無邊的田地里“自由散漫”,在“九十一歲的青春”,一只貓,一把琴,稻下乘涼。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一輩子都在地里的人,現在要回到地里去了。稻芒劃過手掌,谷子嗶啵作響,謹以此篇,懷念袁隆平爺爺。


【供稿單位:護理與康復學院    作者:2020級本科生 張子晗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宋燁 蔣曉涵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議使用IE8.0以上瀏覽器和1366*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茗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