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2cyam"><option id="2cyam"></option></tt>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cyam"><center id="2cyam"></center></acronym>
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一代宗師大醫——紀念恩師江森教授百年誕辰

發布日期:2021年05月21日 14:04 點擊次數:

[本站訊]光陰似箭,江森教授,我們敬愛的恩師江老,離開我們已經整整10年了,他的音容笑貌經常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今年適逢江老誕辰100周年,我們對他無限懷念,將在6月5日舉行江老百年誕辰學術紀念。

十年前,在江老仙逝后的生平中,我曾這樣寫道:“他是我國婦產科學界的一代宗師大醫,他的醫術、他的學識、他的人格魅力,在中國婦產科界樹起了一座永遠的豐碑?!?/p>

在我心中,江老是一座高山,他胸懷寬廣,品德高尚、學識淵博、醫術精湛,他無所不知,無所不會。對于疑難危重的患者,他是生命的希望;對于困惑不解的學生,他是智慧的燈塔。用大師、用醫圣、用泰斗,來形容他、贊美他,當之無愧!

先生祖籍江西婺源江灣鎮,1921年出生于江蘇南通的一個大戶人家,父親是我國著名實業家,他從小立志懸壺濟世,誓做治病大醫。1948年上海東南醫學院畢業后,他在當地的一所教會醫院工作;1949年底,響應中共中央華東局“面向農村、走向內地”的號召,毅然放棄上海優越的環境條件,來到濟南華東白求恩醫學院國際和平醫院(山東省立醫院前身)工作;1952年院系調整時,江森教授轉到齊魯大學齊魯醫院,后更名為山東醫學院附屬醫院(山東省立二院),即今天的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江老在這里執掌婦產科學科半個多世紀,為中國婦產科事業寫下了光輝的篇章。

1978年我考入山東醫學院,那時山醫的教授老師屈指可數,學生們對教授老師頂禮膜拜。聽說婦產科臨床有位江森教授很厲害,是山醫的十大才子,一直想什么時間能夠見到他。大四時,一次在深秋的校園里散步,偶遇一位五六十歲、中等身材、略顯清瘦、長臉龐、高鼻梁、南方人模樣的男老師,他穿戴整潔,風度翩翩,氣質不凡。聽到路邊兩位77級學長在小聲議論這人就是江森教授,那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了崇拜已久的江森教授。

1983年大學畢業后,我被分配到了齊魯醫院婦產科工作,剛入職時有好長一段時間專業思想不穩定,一直想更換專業,可看到老師們個個對婦產科愛崗敬業,特別是經常聽到和親眼目睹江老的傳奇,讓我深受感動,遂打消了轉崗念頭,堅定了終生做一名婦產科醫生的信念。

住院醫生階段,我們住在多人集體宿舍,有時抱怨生活學習不方便,但一位與江老同時代的老護士長告訴我,江老剛來到齊魯醫院時因缺乏宿舍,在病房樓(現醫院科研樓)一樓樓梯底下低矮狹窄的空間內棲身。那樣艱苦的環境下,江老一待就是一年,也是從這里他開始了不平凡的事業征程。

解放初期,國家一切百廢待興,齊魯醫院婦產科原教會醫院的醫生均已離職。江老從子宮切除術開始摸索前行,他休息日去醫學院解剖教研室對尸體標本進行解剖,夜晚到圖書館翻閱外文圖書期刊,經常通宵達旦。護工金大爺告訴我,多少次半夜兩三點鐘因產婦大出血到江老宿舍喊他時,燈都是亮著的,敲他門時他立即說“進來”,此刻的他正坐在昏暗的燈光下鉆研外文文獻,繪制手術圖譜。

江老手術精湛,堪稱一派。他一生開創了許多婦產科術式,手術獨具匠心,風格大氣,瀟灑飄逸,看他做手術就是一種享受,解剖清晰,干凈利索。經陰子宮切除,子宮直腸陷凹一剪子即開;剖宮產腹膜外入路幾分鐘娩出胎兒;卵巢癌盆腔病灶卷地毯,上腹部膈下肝膽胰脾病灶不切凈不收兵;子宮頸癌根治術腹膜外淋巴結切除,撕拉剝脫,剪刀功夫嫻熟,視野干凈清晰,髂內動脈結扎,盆腔出血減少,輸尿管隧道一步打開,子宮切除廣泛到位;尿瘺修補、生殖道畸形矯正手術更是爐火純青。1958年,他與另外一位婦產科大師,山東大學省立醫院的蘇應寬教授主編了我國最早的《婦科手術學》,影響全國。70年代末,受國家衛生部委托,江老多次牽頭舉辦子宮頸癌根治術全國學習班,走遍大江南北做手術示范,將山東子宮頸癌根治經驗推向全國。他被推選為中國抗癌協會子宮頸癌手術治療學組組長,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分會授予他“中國婦科腫瘤特殊貢獻獎”。

江老學富五車,筆耕不輟。70年代,國內婦產科臨床診療參考資料十分匱乏,根據山東婦產科臨床經驗,江老與蘇應寬、徐增祥教授共同主編了《實用婦科學》和《實用產科學》。這是那個年代全國唯一的大型婦產科專著,可謂洛陽紙貴,成了幾代婦產科人最為喜愛的臨床實踐案頭書。1978年在被譽為“科學的春天”的全國科學大會上,專著被授予全國優秀科技圖書一等獎。時至今日,很多資深的婦產科醫生都說自己是讀著山東的婦產科學書成長起來的。

江老治學嚴謹,學貫中西。50年代起,他先后發表論文《關于子宮肌瘤的命名》《關于晚期妊娠中毒癥之分類及其主要征象診斷之商榷》《關于“妊娠中毒癥”命名、主要征象診斷標準及分類的再商榷》;他最早建議應用“妊娠高血壓綜合征”替代“妊娠中毒癥”命名,被學界廣泛采用,寫入婦產科學全國統編教材。雖然后來這一命名受國外影響被“妊娠期高血壓疾病”取代,但后者卻是一組疾病的統稱,包含了其他高血壓狀態,并非都是“子癇前期—子癇”這一妊娠期特有的高血壓疾病。因此,我本人至今仍然認為還是江老的妊娠高血壓綜合征(妊高征)命名更能準確反映疾病的本質,更有臨床實用性。我曾在《現代婦產科進展》雜志上與段濤教授討論了這一觀點。江老將長期以來婦產科學界一直沿用的“剖腹產”術語糾正為“剖宮產”命名,被婦產科學界廣為傳頌。針對妊娠滋養細胞腫瘤,江老認為“婦科腫瘤”以偏概全,應該建立“婦產科腫瘤”概念;針對《現代婦產科進展》雜志名稱,他認為當初定名不夠嚴謹,應該更名為“現代婦產科學進展”,因為“婦產科”本身不能進展,只有“婦產科學”這門學問才能不斷進展。仔細斟酌,不無道理,這反映了江老一絲不茍的嚴謹治學態度。他被推舉為國家醫學名詞審定委員會婦產科學組組長,是名副其實的最佳人選,他為國家醫學名詞的規范化做了大量工作,可謂一大功勞。

談到創辦《現代婦產科進展》雜志,這是江老晚年對中國婦產科學界的又一重要貢獻。針對當時國內婦產科雜志稀缺,特別是反映婦產科新進展的基礎研究論文難以發表的現狀,江老與北京協和醫院吳葆楨教授、復旦大學腫瘤醫院張志毅等人商議決定在浙江溫州試辦期刊,得到了溫州同行俞德祺教授和葉心才主任的鼎力相助。后來落戶濟南,江老與蘇應寬教授、殷立基副院長、李家福主任幾次進京爭取刊號,終于在1992年獲批正式發刊。江老制定了“廣求教,慎審校,不驕傲”的辦刊方針,親任雜志主編,要求編輯部孫竹平主任嚴格按照同行評審程序,倡導既要百家爭鳴,更要立論有據,決不誤導讀者。為了培養學科年輕醫生,他創新性地組建了臨床醫生編輯隊伍,讓大家在臨床工作的同時,不斷樹立科研思維。他不僅要把握每篇文章的學術思想,還要字斟句酌地修改稿件的每句文字,連標點符號也要推敲,很多投稿全文修紅,感動了無數作者。

江老合作共事,堪稱楷模。江老與蘇老在婦產科界并稱“蘇江二公”,被中國工程院院士郎景和教授譽為中國婦產科界在山東的“兩面旗幟”,他們二老學術合作半個多世紀,互尊互敬,互相謙讓,共同臨床研究、著書立說、攻堅克難,學術貢獻難分伯仲,共同鑄就了中國婦產科學的山東輝煌歷史篇章。江老與北京協和醫院吳葆楨教授、郎景和教授、華西二院王世閬教授等大師的學術友誼同樣被業界廣為傳頌,他們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愛好,情同手足,肝膽相照,為學界合作樹立了典范榜樣。

江老教書育人,桃李天下。江老不僅是著名婦產科專家,也是醫學教育大家。改革開放恢復高考以來,全國高校使用的統編規劃教材《婦產科學》不僅是臨床醫學生的啟蒙教科書,也是臨床醫療糾紛的判案標準。江老參加編寫并協助蘇老主編了早期的教材版本,奠定了中國醫學種子教材的基礎。江老臨床工作再忙也要按時為每一屆本科生授課,他講課引經據典,洋洋灑灑,侃侃而談,幽默風趣。他雖未出國留學,卻通曉四國語言,再復雜生僻的詞匯,都能用準確的外文標注對比。很多醫學生聽了他的一堂課,就愛上了婦產科學,全國著名產科專家段濤教授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江老與蘇老共同創建了全國最早期的山東大學婦產科碩士學位和博士授權點,培養了幾十位畢業研究生。這些弟子遍布世界各地,多數已成為學有建樹的學科帶頭人,除了在山東的弟子之外,國內宋磊教授、王沂峰教授、凌斌教授等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被譽為婦產科界的山東江家團。江老經常告誡弟子們“盡信書不如沒有書”、“不查體就沒有發言權”、“手術只是基本功,治療決策更重要”、“磨刀不誤砍柴功”、“世上無難事,就怕有心人”,這些至理名言,讓我們感受最深。

江老平易近人,大師風范。江老的學術地位讓人高山仰止,但他平易近人,沒有半點大教授的架子。對一個打掃衛生的工人,他能與其談笑風生;剛剛入職的小護士,他能喊出“小王”、“小李”,盡管有時不是都對號,但足以讓年輕人笑聲開懷。來自全國各地的進修醫生都敢找江老修改手術記錄,他都悉數照收,一些改花了的手術記錄都成了進修醫生的個人珍藏版。對待我們研究生,雖然經常是嚴師,但更多是慈父,學生犯了錯,批評時也是幽默地反著說,但從不訓斥,學生也自然知道不怒自威的道理。

江老醫德高尚,大愛無疆。江老一生始終堅持臨床一線,對疑難危重患者有求必應,全國各地患者慕名而來,無數個難以切除的腫瘤,他迎難而上,讓很多患者起死回生。江老經常外出會議,長途跋涉、風塵仆仆歸來時,不是先回家而是先到病房去診治最危重的病人。既使他本人因病住院手術,剛剛下地活動,他就去婦科病床前查看其他危重患者。他多次為命在旦夕、卻無力交費的患者到醫院住院處捐上他微薄的薪水,甚至有一次在門診,一個氣喘吁吁跑來的家屬說他媽急診救命費用不夠,江老二話不說掏出身上所有的錢給這位家屬,卻不知道他是誰。他的大愛無疆感動了無數患者,至今一位近半個世紀前江老治愈的新疆晚期復發性盆腔癌肉瘤患者還不斷來信懷念他老人家。

江老追求真理,矢志不移。江老與黨同齡,是經歷了新舊社會兩個時代的老知識分子,雖然一生坎坷,歷經磨難,但始終無怨無悔,“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是江老光輝一生的真實寫照。江老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熱愛共產黨,他一生最大的夙愿就是成為黨的一員。1984年9月15日這一天,他正式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那個時刻他熱淚盈眶,感慨萬千,他用大半生的實際行動向黨交上了合格的答卷。他曾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是我校我院共產黨員的楷模。

江老一生為事業鞠躬盡瘁,追求卓越,業績顯赫,貢獻非凡,受到了黨和政府的高度評價,先后被評為衛生部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和全國先進工作者。面對榮譽,他淡泊名利,寧靜致遠,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十年前的6月2日,江老駕鶴西去,一顆醫界泰斗巨星隕落了。十年來,每年的6月,在濟南的弟子們悉數如約陵墓前叩首祭奠老人家,愿他在天之靈能夠好好安歇……今年江老離去十周年,全國弟子集體祭拜先生,瞻仰懷念,旨在傳承光大先生的不朽精神,想必師傅一定含笑九泉。

本文摘自《現代婦產科進展》2021年第30卷第6期


【供稿單位:齊魯醫院    作者:孔北華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王琪 趙方方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議使用IE8.0以上瀏覽器和1366*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茗彩